第七届佛罗伦萨美第奇宫展览征集

(387) (1)
2017-07-23

   佛罗伦萨WA.RT当代总体艺术展,是由意大利MUSIWA文化艺术协会和佛罗伦萨PERSEO珠宝学院主办,并得到了佛罗伦萨市政府、托斯卡纳大区政府官方支持的一项重要文化艺术活动,。今年将再一次在佛罗伦萨举办其第六届展览活动。每一届佛罗伦萨WA.RT当代总体艺术展都有着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参加,2016年第五届一共展出了来自十几个国家80多位艺术家的近100幅作品。其中包括:法国、意大利、芬兰、俄罗斯、希腊、土耳其、伊斯兰、苏格兰、阿尔巴尼亚、埃及、日本、英国、阿根廷、中国、波兰、等。本届所征集作品将由主办方和组委会进行刷选,并在佛罗伦萨展出经过刷选的优秀作品。 每一届的WA.RT艺术展都会在意大利赋有重要艺术文化历史的地方举行,第七届的展览举办地主办方同样选择了在佛罗伦萨赋予盛名的美第奇宫举行。


展览:WA.RT当代总体艺术展 

主办方:意大利MUSIWA文化艺术协会、佛罗伦萨PERSEO珠宝学院 协办方:中意创项联盟网 

展览地点:佛罗伦萨美第奇宫 

展览时间: 

开幕式时间:

艺术总监:佛兰切斯克·卡梅迪Francesco Chimienti 


美第奇宫介绍: 

  美第奇宫(Palazzo Medici Riccardi) 4世纪中叶,佛罗伦萨城市生活中出现了很多精力旺盛和精明强干的家族,美第奇家族尤为突出。到15世纪中叶,美第奇的银行之家成了佛罗伦萨最富有和最有影响力的家族之一。 是米开罗佐·迪·巴多罗米欧(Michelozzo di Bartolomeo)为美第奇家族的科西莫·德·梅第奇设计,修建于1445年到1460年之间,以其粗面光边石工和琢石石工著称。三维立体图用在这里,显示理性、秩序的文艺复兴精神,和古典主义的人类尺度。三段划分强调水平方向,将建筑分为高度逐渐递减的数层。这使得当眼睛从极其沉重的檐口向上看时,建筑显得较为轻盈,并且明确规定了建筑物的轮廓。

 4世纪中叶,佛罗伦萨城市生活中出现了很多精力旺盛和精明强干的家族,它们中尤为突出的是美第奇①家族,过去这个家族中的代表是医生(这正是它们名字的含义)。到15世纪中叶,美第奇的银行之家成了佛罗伦萨最富有和最有影响力的家族之一。 美第奇宫 - 建造过程 巨额财富使科西莫·美第奇能够建起一座宫殿、一座早期文艺复兴时期最为显赫的市民建筑。关于这座建筑修建开始和持续时间的相关材料未能保存至今:美第奇家族记载开支的账簿没能完全保存下来,因而关于这个问题在研究者中存在很多假设。1428年以前,当科西莫还主持着家族大局时,他未必会着手修建一座新的世代相传的府邸。筹备商谈也需要占用一定的时间,因此,修建开始最有可能的时间被认为是1430年,尽管这一事实并未完全被确认。很多事情表明,修建开始的时间更像是1440年,特别是有一条信息说科西莫本人好像曾表达过他未能早十年开始修建他的宫殿的遗憾。 平面图上的美第奇宫是一座几乎为正方形(40×38米)的、正中心建了一座正方形院子的建筑。宫殿有三层,楼层的高度更加突出了整个建筑的宏伟。宫殿的墙以及镶了粗面石(粗糙的、未加工的石头)的下层就如城堡的墙一样是打不透的。而且,新的宫殿与以前几个世纪的家庭堡垒有本质区别。宫殿结构匀称,窗户漂亮,门都镶了边,第三层楼上还装饰了宽阔的古罗马式的漂亮屋檐,屋檐的塑性造型更加突出了墙的坚固。 

正面的楼层彼此用不大的凸缘屋檐隔开,檐上固定着窗户的拱顶。最初宫殿的正面只有10个窗户,但到12世纪时又加上了7个。每一个窗户的拱顶同时又被不大的柱子分隔成两个小拱顶。从外面能看到宫殿二层的转角处安放着美第奇家族的纹章——放在光滑的底座上的6个小球,底座是一颗药丸的形状,令人想起行医——美第奇祖先最初的职业。 宫殿所有的屋子都绕着宽阔的内院分布排列,还有一圈精制考究的希腊科林斯式连拱柱子将内院围成一圈。院子的中间有一道通向花园的门,这座花园常常被称为第二座院。 第二座院(或叫花园)走向沿着宫殿的后正面并向北延伸。里面有无数的古文物。大门的两侧都立着经多纳泰罗和维罗基奥修复好的玛尔绪阿斯①雕像。一座有底层那么高的栅栏将院子从三面围起来。栅栏上是齿状的飞檐,飞檐上科西莫·美第奇放了一个铜的多纳泰罗的头。现代人发现,花园“并不大,但却如此宏伟,令走进去的人都会惊讶得停下来。” 宫殿的第一层是主房以外的房间,其窗户从外面装上了坚固的金属栅栏。住人的房间在第三层,第二层是装饰豪华的正厅和宫殿小教堂,小教堂的墙从地板到天花板都画满了戈佐利的壁画。 但是美第奇宫许多房间的精美装饰到现在剩下的已经非常少了。只有一座小礼拜堂还保持着原来的主要轮廓。该厅由于其宗教祭祀用途而未遭受根本改变,只是在修了新的主台阶后变得稍微小了些。 小礼拜堂的地板用名贵树种制作的方形马赛克砖精心而优美地铺就。地板后面部分的图案更为豪华,可能是因为前面部分的地板在祈祷仪式时用地毯遮起来了。 在装饰小礼拜堂的天花板时主要的任务包括,要考虑到空间的局限性而尽力避免过于繁杂和厚重的造型,同时将小礼拜堂尽可能地装饰豪华,使之成为一个家庭圣所。由此天花板便尽可能多地被分成许多小部分,里面布满了大量细小的装饰图案。 小礼拜堂天花板上的主要位置画了彩色画,只有不多的几个地方做了雕刻使之凸显出来。华丽颜料所创造的效果直到现在还令人着迷,因为除了蓝色的色调和华贵的金色,还采用了褐色、红色和白色的色调,与挂在墙上的戈佐利的华美图画结合在一起创造出真正的魔幻感觉。 合唱厅的天花板装点得无比细腻而精致,上面有红色、蓝色和白色的美第奇的羽毛笔环绕耶稣基督的花体字图案组成一个花冠。如果凑近了看这白色,则能获得银色的视觉效果。这又形成一种底色,使投射到其上的蓝色、红色和金色都由这底色而获得某种闪光。 绘满壁画的底座制作得也非常精巧雅致。令人惊叹的镶边装饰上融入了美第奇家族的红色和黄色纹章。 在小礼拜堂里有一幅戈佐利画的教堂圣像画《魔法师的游行》。艺术家往这个圣经情节中加入了大量的佛罗伦萨市民,以美第奇家族的代表开始、以普通民众结束,而在初步计划中画的甚至是以黑人结束。这个人物众多的游行活动在令人陶醉的美景为背景下展开:在远处的绿色山丘上高耸着建有很多塔楼的白石城堡,通向城堡的是优美的、蜿蜒曲折的道路,苗条的树干雅致地托起蓬勃的树冠,鸟儿飞翔。游行的队伍沿着浅灰色的平整弯曲的山路行进,骑兵手持长矛、带着狗力图追赶上正敏捷奔跑的扁角鹿。 

在洛伦佐·美第奇时代,宫殿不仅是佛罗伦萨,而且也是整个意大利的人文中心——这个地方的艺术发展高度繁荣,以至于它的统治者也赢得了“豪华者洛伦佐”的称号。他精通古罗马文学和哲学,甚至古希腊的文学和哲学,尽管在中世纪的罗马希腊语几乎完全被遗忘了。作为美第奇家族的祖先,洛伦佐收集艺术作品,很快美第奇宫就变成了珍稀艺术作品的收藏宝库。 1659年,美第奇家族将他们的宫殿卖给了皮卡尔迪侯爵,因此这座宫殿也被称作“美第奇-皮卡尔迪宫”。1829年,宫殿成为国家所有财产,经修复后成为博物馆。